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帝道异界行第二百二十一章算计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帝道异界行 第二百二十一章 算计

血光弥漫.但凡是血光下的山石草木.一切皆被腐蚀.化为灰烬.就连阵法破碎的余波都沒逃过血光的泯灭.

嗡.

星辰战船震动.一层层的血光蠕动纠缠.转眼间.在三占16.7%;标示含量在10%-50%之间大圣宗、将兵岛四大家主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形成一张千丈巨大的血.仿佛天罗地一般.似是自苍穹之上洒下.将这片区域笼罩进去.血上.与星辰战船初到神日水泽时所形成的血不同.多了一分狰狞与恐怖.古老、森然的符文在闪烁着阴冷光芒.

咻.咻.

九个造化山河境带着各自的门人弟子.疯狂逃窜.那血流露出的波动.令他们脊背生寒.他们本能家在怀远的张先生本想赶着家电下乡的末班车给家里添个自动洗衣机感到一股生死危机.一旦落入血.噬星魔卫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而他们也绝计逃不出血.只能像天水控灵宗的长老一样.成为星辰战船的养料.那时就是自家宗门有怨言.依帝星殿的作风.胡乱编造一个理由搪塞过去.宗门唯有认栽.谁敢找五域第一大势力麻烦.

金浪日手持破空神矛.背负金日.首次离开了血柱.走到星辰战船边缘.他傲然的睥让您可以直接躺在星空下睡觉。Ecocapsule的体积和一个标准的集装箱大小差不多睨整座将兵岛.身后三百五十名噬星魔卫犹如从地狱走出的恶魔.个个凶神恶煞.充满了血腥与邪恶.

金浪日居高临下的瞥了一眼远方.双眼微不可查的杀机一闪.旋即单手伸出.随着他手掌的合拢.血开始收拢.数息之后.方圆千丈.生机灭绝.

轰.

血中心.突然传出一声巨响.足以杀死造化境的爆炸.居然只引起血血光微微波动一下.随即犹如泡沫一般.彻底被血吞噬.

不过.金浪日的脸色发白了.惨白如雪.

又一次.到手的鸭子飞了.

难以形容的戾气、杀气犹如风暴.自金浪日周身滔天而起.这一刻.似乎天地都因金浪日的怒火而灰暗下來.

金浪日歇斯底里了.

血一涨一缩.相当于圣境一击的血爆炸开來.刹那间.天地为之一静.无数道血色涟漪席卷十方空间.这片虚空尽数扭曲.在爆炸响起的瞬间.上方的虚空犹如水晶一般.砰的一声破碎.漆黑的裂痕中灰色气流乱窜.

将兵岛.神日水泽的三千主岛之一.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区域因金浪日的疯狂化为死地.

………

水泽南方.千里之外.空间剧烈的扭动着.随后被撕裂开一道丈长肉眼可见的黑色深痕.三道身影掠现而出.

嗖.

赤蓝色虹光激射.顷刻间便疾出千里之外.长虹散开.林清、莫郁及其师尊鲸海踏波而立.

此时.三人回头看向将兵岛.脊背上的冷汗还未干.只差一步.三人就命丧那恐怖的一击之下.

“是水家太上.”

莫郁脸上苍白一片.望着死气弥漫的将兵岛.莫郁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着.

“是帝星殿.”

林清眸子凌厉.深处如潮般的仇恨渐渐涌了上來.

“不错.沒想到帝星殿居然动用了圣阶星辰战船.上古.星辰战船全力一击.天圣强者都挡不住.”身旁.一身赤蓝鲸纹道袍的鲸海震撼道.

此言一出.莫郁身体抖动的更是厉害.

眼神几经变换.莫郁终于咬牙道:“师尊.将兵岛是回不去了.徒儿要去一个地方.”

鲸海眉头不由得一皱.却很快松开了:“雏鹰总要离开巢儿的.去飞吧.”

“谢师尊.”莫郁肃然行了一跪拜大礼.而后抬起头看向林清.道:林兄.后会有期.”

“保重.”

“保重.”

莫郁伸手一挥.碧落晶船出现.化作流光消失在视野之内.

看來一眼浩瀚无际的水泽.林清气息依旧微弱.思量半响.林清抱拳道:“鲸海大师.救命大恩不敢言谢.日后必有重报.”

闻言.鲸海叹息一声.摇摇头.沒说什么.他手掌一翻.一道火焰缭绕的蓝色水晶令牌悬浮在林清面前.

“此乃本座信物.你去千羽灵鹤岛.找一位名为羽鹤的长老.通过那里的主传送阵.可以避开追杀.”

林清再度抱拳.旋即身形一动.掠向前方.

一炷香之后.林清凌空而立.他目光闪动.乾坤戒灵光闪烁.水晶令牌自其中冲出.

噗通..

林清猛然一甩.水晶令牌沉入湖底.

水光闪动.林清瞬间化作一抹水流.转向.急速遁走.快如闪电.

嗡嗡.

不多时.那抹水流及这片水域突兀的静止了.一点光芒乍现.犹如一轮赤蓝色的太阳.照耀着.散发着恐怖的威能.

林清现出身形.死死的盯着那轮神日.眼中寒光爆射.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诧异的声音自神日中传來.一道身影凝视.抬起脚.一步步走來.他的速度很慢.但每一步跨出.都是十丈之远.

“为救一个不相识且身怀重宝的人.你表现的太卖力了.”

眼中寒光收敛.林清平静答道.

“哦.也是啊.”

此人头顶神日.站在林清数丈前.赫然是莫郁的师尊..鲸海大师.

“你怎么不跑了.”

“你杀不了我.”

“哦.”

鲸海大师猛然抬头.蓝色的瞳孔射出两道锋锐的寒芒.直直的刺入林清漆黑的眸子中.

林清双眸一动不动.带着不屑、嘲弄.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睥睨鲸海大师.丝毫沒把他放在眼里.

“你……”鲸海勃然大怒.他杀机狂动.若不是眼前这个人传承太玄五行神法、丙离神火.他早已出手将其分尸.不.要以他的本命鲸火将之一点一点烧死.

忽然.我区拟建立一支“重点突出、相对专职、一队多能、常备应急、精干管用”的民兵常态化应急大队他笑了.

“想激怒本座.太小看了本座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鲸海狰狞一笑.神情端的是森然.再不复先前得世外高人模样.

“感觉到了.”

“毒..”

林清皱眉.实则心中骇然.居然被暗中下毒了.

“哈哈~~~你在拿过水晶令牌的一瞬.毒就已经侵入的经脉与四肢.不用担心.这毒要不了你的小命.不过.你妄想再动一下.神日水泽的这种沉木凝烟毒.即使造化境中了.也难以动弹.而你.辟地境.半死不活的.啧啧~~~”

“所以你指望的造化禁器救不了你.”

“本座劝你乖乖交出两件神物.还能保一条小命.如若不然.本座的手段你可以有幸一一享受.直到你屈服为止.嗯.你会屈服的.”

鲸海目露凶残.猖狂的大笑.语气中盈盈自信.

“留我小命.这话说了.你自己都不相信.真为莫郁有你这样的师尊不耻.”林清眼中有着浓浓的厌恶.“怕是你收莫郁为徒.也是另有目的吧.”

“聪明.”

“不过.待本座得到神物.再杀了你.还用得那个废物.”

“我说了.你杀不了我.”

不知怎么.林清越是平静.鲸海越來越是感觉心头躁动.

轰.

不再浪费口舌.鲸海体内小世界的神日投影而來.撞向林清.这一击.就是不死.林清重伤后的半条命也要少去一半.

银川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费用多少钱
天津妇科哪家医院好
长沙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