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代表最强剑神系统第三百六十三章最出色的天才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9-17

最强剑神系统 第三百六十三章 最出色的天才

厚重的石台悬空而立,如雪的白衣静静站立在其上,古剑晃起的寒光消散在风雨中。

十二道剑柱前,百余道身影涌动着,目光都是汇聚在那道如雪的身影上,其惊呼声是如同雨后春笋般冒腾而起,不绝于耳:“白衣如雪,三尺青峰,那不是琅琊宗的苏败,他怎么会站在那么高的位置。”

“一二三四五六……八十,这才一晃眼的功夫他怎么站在第八十道台阶上?”

“他应该是想登顶然后炼化其上的剑旗,占据这座剑意传承台。”

“古怪,他的肉身强度和笑苍生师兄相差几,为何他能够走这么远。”

雨水哗哗而下也掩盖不住这漫天的喧哗声,云太虚等诸多宗门强者都失去往日里的从容和冷静,目光如同见鬼般的望着苏败的背影,尽管苏败如今的背影有些摇晃,但这丝毫没有减缓他给云太虚等人带来的震撼,“我们还是小觑苏败,原本以为他已经放弃领悟传承台上的剑意,没想到他能够走这么远。”

五宗翘楚中,出色的悲恋歌和笑苍生止步于第十六道台阶,而苏败却是走上第八十道台阶,这其中的差距让人有些晃眼,甚至难以想象,差点让边道城这等强者都失去思考力:“第八十道台阶,只要苏败能够继续前行的话那他就有希望炼化其上的剑旗,将这座剑意传承台掌握在我琅琊宗手中,退一步说,他就算法继续前行,但领悟其上的剑意也足以傲视同辈所领悟的剑意。”

边道城的声音没有刻意的压低,立即鼓荡开来,方君涯以及秦天机脸色皆是一沉,就连周谈秋和染婉玉两人眼中也是露出些许复杂,如果这座剑意传承台继续搁在这里他们或许还能够接受,不过这座剑意传承台一旦被在场的宗门所得到,他们就有些难以接受。

剑意传承台对于一个宗门而言意味着生命,他们这些先天强者比谁都清楚。

“传承台上弥漫的剑意威压何其可怕,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凭借什么手段走上第八十道台阶,但看其模样和气息他应该已是强弩之末,想要继续前行恐怕不大可能,加上如今剑域之图关闭在即,他同样没有多少时间去领悟其上的剑意。”刘子昂冷不丁道,一脸的不以为然,然而眼神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撼。

边道城眉头微皱,刘子昂这家伙难道就见不得苏败好吗?

不过边道城也知道刘子昂所说的是事实,眉宇间不禁露出些许惋惜:“唉,如果剑域之图关闭日期延后些,他就能够领悟其上的剑意,就算接触其门槛对他而言都是受益终生。”

悬空而立的石台上,苏败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成为瞩目的存在,其心神完沉浸在自身的感悟中,每当他扬起青峰古剑击溃剑意的瞬间,一丝感悟便是流淌在他心头。

蒲团中剑意的强大给苏败留下不可泯灭的对象,甚至让他有种要沉下心去感悟的想法,然而每当这种念头刚刚冒出的时候就被苏败抹去,这是一种偏执,对自身剑意的偏执,世间剑意万千,唯独坚守自己的剑意。

雨仍然再下,将青峰古剑洗刷的加雪亮。

太夜生和慕央目光死死盯着苏败,特别是太夜生是紧握住拳头,内心因为领悟剑意带来的喜悦已经荡然存,“不会,他如今已是强弩之末肯定不会继续前行,否则那些肆虐对于是否疑似神经病人机场派出所称的剑意都会将他彻底抹杀。”

“你展现出来的天赋越是妖孽,越能够引起诸宗强者的杀意,你如今不过是在自掘坟墓罢了。”慕央轻声喃喃道,这句话好似是对太夜生所言,又好像在安慰自己。

论是太夜生还是慕央,这些五宗的顶尖翘楚在苏败面前彻底失去以往的傲气。

雨水顺着苏败的脸颊淌落,棱角分明的面庞显得加邪魅,苏败微闭的双眸徒然睁开,两道犹若实质的剑意寒光在他的眸瞳中闪现而过,苏败所望之处,纷纷洒洒的雨水赫然破碎开来,顿时化作冰晶洒落。

“还差一点就能够彻底迈入这道剑意门槛,领悟这道剑意。”苏败轻声喃喃道,盯着上方古朴的台阶,苏败的脚步骤然抬起,向前大步流星的走去,其轰鸣声骤然在他的脚下荡漾而起,轰!

一股苍凉的气息自蒲团中渗透出来,仿若横跨远古时空直接降临于苏败身上,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自苏败脑海中荡漾而现,苏败好似沉浸在万剑的海洋中,到处盘旋着可怕的剑影。

这些剑影横扫而出轰在苏败的心神上,苏败的身体似要被撕裂开来,仿佛他要是不退的话

,其神智就会被抹灭。震耳欲聋的剑鸣声蓦然在苏败脑海中响彻而起,化作道道声音:

“镇压!”

“镇压!”

“镇压!”

这声音不断的起伏着,冲击苏败的灵魂,苏败脸庞看似平静,但实际上冷汗已经在他的后背渗透而出,整个身体是颤抖不已,随时就会被这股可怕的剑意轰下台阶,这一幕落在云太虚眼中却是化成了叹息声:“他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剑意威压的冲击,再继续支撑下去的话反而会给身体留下隐患,通知悲恋歌他们撤离,这座剑意传承台只能暂时搁置在这里,还有数时辰剑域之图就要关闭了,继续耽误下去的话我们就不能及时赶到剑域之图的出口。”

“嗯。”边道城点着头,眼角的余光却是扫过其他诸宗强者,明显见到他们纷纷松了口气。

衣袖挥舞间,边道城整个身体似流星般向着剑意传承台疾驰而去,抵挡住剑柱周旁的剑意,正欲开口出声提醒悲恋歌等人,然就在他嘴唇微的刹那,一道雪亮的剑光徒然自雨雾中闪现而过,紧接着苏败摇晃不已的身体便如巍峨山岳般屹立不倒,而那道剑光消失时,苏败蓦然抬起脚步,再次迈去。

咔!咔!

一道细微的声响在台阶上响起,第八十道蒲团破碎,剑意溃散。

在场诸宗强者的眼力何等毒辣,立即注意到其中的细微变化,各个眼露古怪之色,秦天机双眸仿佛要瞪出来似的,转过头看向方君涯有些不确定道:“蒲团中的剑意被击溃了?”

“好像是吧!”方君涯同样有些不确定道。

云太虚和边道城两人也是露出错愕,相互望了一眼。

“剑意,他这一剑中蕴含了剑意,但是他所掌握的剑意好像不是这道。”刘子昂眉头直拧。

“是第二道剑意,这小子不愧是苏赢的儿子,居然领悟了第二道剑意,不对,他若是领悟了台阶上的剑意那有何必以剑意去粉碎蒲团中的剑意,这岂不是暴殄天物。”边道城困惑道,语气带着些许震惊和惋惜。

“这道剑意,他并非是领悟剑意传承台上的,而是他自己领悟的。”云太虚目光似穿透雨雾,落在苏败手中的青峰古剑上,其眉头却是莫名一扬,“他这道剑意只能算是接触到门槛还未真正领悟,他是想通过这些剑意来压迫自己从而感悟自身剑意,他有些鲁莽了……这座传承台上的剑意何曾可怕……”

“有意思,世间居然还有这种领悟剑意的方法,不过他未有些太不自量力,那么高看自己所领悟的剑意。”刘子昂微拧的眉头舒展开来,藏在衣袖中的右手却是攥在一起,心中喃喃道:“该死的,难道真是上天眷恋苏赢那家人不成,苏赢的天赋就如此恐怖,他的儿子天赋是远胜于苏赢。”

“第二道剑意?苏赢?”听到云太虚和边道程的话语,诸宗强者脸色都是一沉,特别是方君涯和秦天机,两人眼中是杀机涌现,这小子的天赋比起苏赢还要恐怖数分,当初苏赢一人就能够压制他们诸宗,若是让苏败成长下去那还得了,今后他们诸宗还有出头之日,只能被琅琊宗压制着。

“原来是这小家伙。”染婉玉妩媚的嘴角微微翘起,她似乎还记得在古船初次我们从人大和四中补了(其他科目)”。见到苏败的那一幕,那时候苏败的修为只是卑微的半步凝气,甚至在谢胜的压迫下狼狈比,而如今后者的实力居然成长到如此耀眼的程度,美眸微转,染婉玉嘴角挑起一抹戏虐的笑意:“今日,琅琊宗未得到剑意传承台,也会因为这小家伙而形成众矢之的。”

天地间的杀意显得加肃杀,压抑的气氛弥漫于五宗间。

吴钩目光顿时冷冽下来,拉着沧月的衣袖道:“诸宗强者对老大产生了杀意。”

“这只能间接证明败类的优秀。放心吧。败类展现出来的天赋越可怕,琅琊宗的强者肯定会不惜代价将他护住,况且有我在,染姨应该不会出手对付琅琊宗。”沧月展颜微笑道,美目停留在那道身影上,这家伙论在哪里都是如此璀璨,“胖墩,我们好像落后败类太多了。”

“今日论如何也要护住苏败,领悟第二道剑意的剑客对于宗门意味着什么,你们应该比我清楚。”云太虚也察觉到诸宗强者的杀意,出声向刘子昂和边道城道,“道城,待会儿苏败撤离剑意传承台后,你要时刻紧随左右,其他宗强者就由我和刘子昂来阻拦。”

“嗯。”边道城重重点头。

“现在就通知苏败撤离,若是为领悟剑意而把自己交待在这里就有些得不偿失。”云太虚轻声道,他内心是有些好奇苏败能否走上高的台阶,然而理智上却告诉他要制止苏败,琅琊宗难得再出如此天才,他绝对不允许苏败因为自己的鲁莽而断送了前程。

轰!

石台上,苏败微垂的青峰古剑在雨水中扬起一抹惊艳的弧度,苏败整个身形直接向前走去,竟是一连走出十余步,踏上第九十道台阶,如此惊人的一幕让正欲出声制止的边道城沉默下来……未完待续。



小孩睡觉肚子受凉
清远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新生儿能用肚脐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