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第七十八章浑沌的国土拳

来源:  点击次数:2  时间:2020-05-07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七十八章 浑沌的国土

休斯特很久没有专注于一件事了,正如他的称号――史莱姆不定领主,休斯特做的任何事情都带有混乱和不可预见性。他的居住地会随着他的异想天开而不断变化,比如将建立的宫殿打碎变成农田,或者将仆从手脚拔出来倒插回去。他喜欢改变其他界域的东西,破坏平静城镇的秩序,打破上尊下卑的传统,扭曲人伦,粉碎道德。他特别憎恨机械境的一切,仇恨那里生灵严密的逻辑思维和数字般精准的行动。

但是,浑沌信徒和神经病还是有区别的,看似无意义的混乱行为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散布混乱,这是史拉蟾种族的信念,低等史拉蟾本能这么做,而高等史拉蟾有目地这么做。

现在,他站在界域旋涡的一端,通过曲折变幻的道路遥望火元素界炽烈的战场,露出邪狞笑容。

宇宙来源于混沌,也将终结于混沌,自以为掌控平衡的元素神,还有他们的可笑造物,一切都是无用功。

休斯特自信满满,坚定认为只有自己的路才是正确的,熵力领主那没远见的老东西还在清除浑沌海,看不明白整个宇宙都需要混乱的气力。色采领主则是史拉蟾的耻辱,整天游手好闲玩弄“艺术”。只有他,伟大的不定领主,才能扩大混沌的疆土。

固然,只要跨过这小小的障碍,火元素界的亲王拦不住他。说起这个不定领主很疑惑,战炎王子也是浑沌信徒吗,怎样有点……神神叨叨的?

阵线的最前端,数万只红蓝蟾疯狂扑向敌人,他们长着丑陋疙瘩的滑腻皮肤可以在混沌海来往,却挡不住火元素界时时刻刻的灼烫高温,体表的粘液蒸干,皮肤也开裂。就算不管他们,低级的红蟾和蓝蟾几天内也会死掉。

最后的疯狂尤其剧烈,排山倒海冲击火矮人重步兵的战线。红蟾黏腻的巨口咬住一个矮子,却被烙铁一样的全身甲烫的兹拉兹拉,然后同时被3把短斧砍中,腑脏横流,就这样它还是不屈不挠地疯狂进攻,直到肠子被火热的地面烙熟烤干,才倒下。

绿蟾体型比红蓝蟾小,是低级的指挥者。但如此混乱的场景指挥毫无作用,它躲在远处发出一记类法术,炸翻几个火矮人,重盾防线露出一个缺口,巨量的史拉蟾挤进来,大砍大杀。

一块3萨米直径的石灰岩弹正好落在缺口上,三四只蛤蟆单场变成肉泥,石弹轰隆隆一路碾过去。火巨人智力较低,身材在巨人族里也是最小的。但是他们扔石头百发百中。

五个个火蜥人先知协同施法,掀起十米高的火浪,平推过去,矮人毫发无伤。史拉蟾却变成焦尸。火浪是一个信号,后方的火蜥人投矛手分离投射,清出一片空地,矮人们则弥补缺口。伤者被拖到后方。穿着大红袍子卡暑斯牧师,被称作火舌祭司的人类脱下矮人的头盔,开始清算伤口。

火矮人疼的大骂。骂史拉蟾也骂牧师,而火舌祭司嘴也不饶人,一遍疗伤一遍用脏话对骂。他召唤出一个最微型的火元素,只有拳头大小,然后粗鲁地塞进伤口里,矮人嗷的一嗓子。牧师把火元素跟烤干的史拉蟾卵一起掏出来,简单治疗一下伤口就让抬走。

这样的情形发生在每一个火舌祭司身上,他们大多神情彪悍。而负责保卫祭司团的,是万焰真主卡暑斯教会下属,武僧团,设备简陋的武僧防备可能从任何方向来的攻击。

而天上有七百元素使徒作为机动,随时弥补空缺。5条黄铜龙和火巨灵乘骑者寻觅灰蟾,那是体型最小的史拉蟾,却比绿蟾更强大更狡猾,类法术很多,跟龙骑士隔空对轰。

总的来说,焚链之都的军队以一比一百的伤亡消磨史拉蟾。那浑沌海的高端战力呢?

视线转向阵线的最中央,有个奇特的战圈,双方兵士只是观战没法插足,一边是史拉蟾的六个亡蟾长老,另一边只有一个。

亡蟾是这一族中最强大的个体形态,看上去就像僵尸版灰蟾,外皮干枯无光,双目灰白,他们通过邪恶仪式取得近乎不朽的生命,**力量媲美黑龙,一个个都是强大无比的术士与死灵法师。每一个亡蟾统治一大群部族,只对几个史拉蟾领主效命。

“砰!”

一个身穿铠甲手持重锤亡蟾双足一蹬,碎石纷飞,炮弹般朝着他的对手攻来。

巨大的冲击力加持与重锤上,那威力可以直接砸死巨龙,但是却听一声闷响,重锤被单手捏住,亡蟾气得狂抽,却文风不动。

亡蟾抬起头,就看见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一副白亮的牙,然后是越来越大的拳头。

战炎王子侧步扭身出拳,赤红色皮肤下的岩浆血管飞快奔流,肌肉产生爆炸般力量,稀薄的空气发出啪的脆响。他有明显的半元素半巨灵特点,头发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双瞳红中带金,上身光着,几十块满涨的肌肉嘣嘣跳动。

亡蟾横飞出一百多米,战锤还留在扎曼手上,元素亲王大笑着双手一搓,化成铁汁。他前踏一步,全部地面1抖,拍着胸脯大吼:“我要打十个!”

吼声传遍战场,无论是矮人、蜥人、元素使徒还是黄铜龙,一起昂声回应:“打十个!!!”巨大声浪把天空烟岚都震碎了。

扎曼对效果很满意,跟亡蟾做了个粗鄙的手势,露出一口亮闪闪的大白牙说:“再来呀。”

两只亡蟾一上一下扑来,上面的口中喷出混沌毒涎,下面的暗发。扎曼以极快的速度闪身靠近,左掌上轰,喷了一半的毒涎跟虾蟆一起升空,右拳下劈,直接砸进地下。扎曼身体落下,重重1脚,亡蟾四肢往外一蹬跑了。

再回身,远处三只亡蟾召唤出熵之收割者,一种游荡于浑沌海的强大死灵,10萨米高的巨大类人骨架,手持巨镰,猛烈横削!

扎曼掌心1甩,一把长刀出现,表面还咕噜噜翻着岩浆泡,两刃对砍,巨镰断成两节,踉蹡后退。躲在肋骨间的亡蟾联手放出冰风暴,劈天盖地的寒风混杂尖锐冰凌直扑而来。在火元素界水系法术收到强烈削弱,但相对的,寒冷也是本土生物的弱点。

战炎王子深吸一口气,胸膛高高鼓起,然后猛烈喷出,焚风与寒冰对撞,一片雾气蒸腾,扎曼一口气不停,压了过去,焚风直接点着骨头架子,亡蟾屁滚尿流跑出来。

朗声大笑:“来串门要天气预报!”

“看天气预报!!!”大军回应。

这时亡蟾使用法术,把燃烧的熵之收割者传送到战炎王子头顶,腾空砸下,扎曼猝不及防被骨臂扫开,站稳身子正要回击,就见一团比熵之收割者大四倍的巨型金光轰然落下!

骨屑纷飞,列萨托斯口喷龙息终结了不死生物。

扎曼一愣,指着金龙喊:“个子大慢腾腾的家伙最没用!”

“个大没用!!!”

列萨托斯对他的老朋友咆哮说:“四百年!四百年前我就告诉你多看点书,别喊这些口号,就算农民也会嫌你土包子!”说着用毕格比擒拿掌打断亡蟾施法。

“你他妈真好意思说,4百年没回来。”扎曼长刀变成双头链锤,穿过金龙翅膀的空隙,撞上亡蟾。

“乌烟瘴气,乱成这样,一军统帅自己跑过来玩。”龙爪翻舞,飞快地反制敌人极冰射线。

“放屁!你没看我有了多少战士,战力大大提高了!”一拳轰下,掀起大片碎岩挡住即死法术。

“战力提高了!!!”大军回应。

“我怎样觉得智力降低了。”列萨托斯说道,他朝着远处不再涌出史拉蟾的界域旋涡一指,“就在你打得正欢的时候,那端有人在撕裂空间,扩大通道,不要紧吗?”

扎曼听了1惊,“我草!必须闭合旋涡,快清场。”

列萨托斯挪揄说:“清场啊,我正好留了一发,要看吗?”

“呸,难道要我领着瞎子军队打仗?快点,不能让浑沌本质伤害到火元素界!”扎曼不复嬉笑,提气猛然锤击大地。每一拳落下,成千上万的裂隙出现,蔓延全部战场,裂隙之中先喷出蓝色的高温火焰,接着无尽的岩浆直冲天空!(未完待续。。)rt

生理期怎样防止痛经
防城港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浙江治疗包皮包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