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热血狂神 第531章 暗访镜月门薛奎!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4-03

热血狂神 第531章 暗访镜月门薛奎!

更新时间::32:44531.第531章暗访镜月门薛奎!

小风守在小院之外,楚洛迈步而入,略有些迟疑的是,小院竟是没有丝毫防御的措施,连个基本的守卫禁制都没有,见此,楚洛不免暗道:“呵呵,看起来这个薛奎,倒也是个爽快豁达之人。”

迈步走到木屋门口,吱嘎一声,木门便应声开启。

楚洛定了定心神便走了进去,随后,木门又合拢了起来。

木屋里空间很小,一枚光珠将整个小屋映衬,使得楚洛能够清晰看清屋内的一切,楚洛简单扫量一眼,却见那薛奎此时就坐在屋内的木椅上,一尊精致的鼎炉闪发着一阵阵香烟,使得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木香味。

“你来了。”

薛奎缓缓睁开眼看了看楚洛,打了声招呼。

楚洛转回身直面薛奎,此时看去,这薛奎面露红光,鹤发童颜,倒是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而且,并不像那日所见充满了肃杀之气,整个人看起来还很随和。

不过,楚洛向来都不会完全放松警惕,不管碰见什么样的情景。

上前两步,楚洛脸上也带着几许笑意,拱手道:“晚辈楚洛,有礼了。”不论立场如何,也不论这薛奎是什么人,是什么目的,楚洛毕竟是晚辈,也不好失了礼数。

薛奎摆了摆手道:“罢了,坐下吧。”他指了指一张空着的木椅道,楚洛也不拿捏,迈步走过去,坐在了那张木椅上,此刻距离薛奎只有七尺之距而已。

下一刻,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小屋里的气氛显得有几分沉闷,薛奎和楚洛的目光都盯着屋子中间的鼎炉,鼎炉上的小孔里飘起来的香烟,打着盘旋升腾起来,然后飘散在空中。

薛奎不知该如何开口,楚洛也是如此,其实两个人的心里都有着千言万语,但却不知道怎样说出来,就这样,两人就这样静坐着。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楚洛首先压抑不住心中的困惑,这才开门见山的道:“前辈,我楚洛是个直爽的人,既然已经来了,我也就不绕弯子了。”

薛奎听了楚洛的话后看过来,一双眼盯在楚洛的脸上,几息之后,忽然间薛奎的双眼微微眯缝了一下,眼神之中竟是闪出了一抹异样的光芒,楚洛发现,那薛奎此时的眼神其实是很空洞的,就好像一个人看起来虽然在死死盯着一件东西,但是,他的脑子里却是在想着别的事情。

“前辈,前辈……。”

楚洛心中诧异,说完之后,也不见那薛奎应答,楚洛稍稍等候了一会这才略微加重语气的招呼了一下。

“哦……,呵呵,像,真是太像了。”

薛奎被楚洛加重语气的招呼拉回了心神,回过神后,薛奎面带笑意的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

一双剑眉挑了起来,楚洛不明白薛奎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又将方才的话说了一遍,薛奎脸上的笑意才逐渐暗淡下来。

几息之后,薛奎叹道:“哎,看得出来,你小子颇有他当年的性格。小子,既然你我都心知赌命,老夫也就不再虚掩了,小子,想必你就是那十几年前覆灭的云天阁阁主厉啸天之子吧?”

虽然楚洛心里有了准备,但是听薛奎亲口说出来,他的表情依旧变了三分,楚洛的双眉皱了起来,回道:“这个……,没错,我就是云天阁主厉啸天之子,厉洛。”

薛奎也跟楚洛的表情差不多,其实这些事,二人心中都基本肯定了,可是,话从对方嘴里说出来,依旧使得彼此充满了惊讶。

薛奎啧了啧舌。

“啧啧……,哎,真是天意啊,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哈哈哈哈哈。”

看着薛奎古怪的言辞,楚洛心中困惑不已。

“前辈……。”楚洛招呼一声,正想继续发问,却听得薛奎道:“小子,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多亏我的生死镜,否则,恐怕我绝不会知道你的身份,小子,你究竟是怎么逃出来的,云天阁,还有别人活下来了么?”

一句话使得楚洛眉头皱的更紧了几分。

敢情,这薛奎竟然不是个知情人,听这话的意思,云天阁血战的时候这薛奎并不在云天阁上,楚洛心里盘算,这样说来的话,即便这薛奎不是朋友,想必也不是个敌人,可是,此人的态度,就好像与我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一样,他,究竟是个什么人呢?

“这个……,哎,晚辈实在不知道,当时晚辈尚且年幼,还不曾记事,至于云天阁还有没有幸存者,我……也实在不知啊。”楚洛的话半真半假,处于安全考虑,他自然不会把厉柔,厉月乃至狄战这些人的事交代出去,至于云天阁当时的事,他是怎么逃出来的,这些也都是实话,楚洛的确根本不知道。

薛奎对楚洛的话并不怀疑,接着道:“哦,竟是这样,哎,那真是一场惨祸啊。小子,我想你一定很疑惑我的身份,是吧?”

这一次倒是省了楚洛的口舌,的确,那薛奎若是不说,楚洛也要问到这里了。

楚洛点了点头道:“呵呵,前辈所言正是,想必,前辈与家父或许有些渊源吧?”

听了楚洛的话后,薛奎的表情便沉了下去,薛奎两眼盯着那屋子中央的鼎炉,很久都没说话,楚洛料想自己的话肯定是牵动了薛奎的某些记忆,于是,楚洛也没有去打搅薛奎。

足足百息的时间过后,薛奎才长叹一声道:“哎……,厉啸天这个人,老夫甚至不知从何说起,此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狂霸之气,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所以,的确是树了不少的强敌。但是,此人却也是一个狭义之人,所作所为尽是义气当先,而我,说起来,与厉啸天的关系并不深,那也是二十年前的一桩往事了,老夫也不想再提及,你只需要知道,令尊厉啸天是老夫兄弟三人的救命恩人,也就是了。”

救命恩人?

这个关系倒是楚洛没想到的,看来其中定然有着一桩故事,不过看起来薛奎不想多说,楚洛自然也不好刨根问底,但是,薛奎的这样一个解释,楚洛并不满意,或者说,楚洛并不能因此而打消掉对薛奎的戒备之心。

从薛奎之前的表现来看,这样的关系倒是说得过去,如果都是真的,那这薛奎却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二十年过去了,厉啸天也已经死了,云天阁更是不复存在了,他却还能因为二十年前的救命之恩放楚洛一马,这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办到的,要知道,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也就是说,薛奎与魔道余孽混在了一起,那可是灭顶之灾。

听了薛奎的解释后,楚洛勉强露出几分笑意的点了点头。

“哦,竟然是这样。”

薛奎点了点头又道:“洛儿,有些话,老夫也不知当讲不当讲。”

楚洛剑眉一挑道:“前辈尽管直言便是。”

“哎,说起来,这些年来,老夫也听到过一些关于你的传言,现在老夫知道了你的身份,自然也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了,只是……,洛儿,你能活下来,或许是天意眷顾,而你这样下去,恐怕……,虽然老夫也不相信云天阁是魔道宗门,但是,这背后的事情,这背后的主使,恐怕不是你所能应付的。”

薛奎似乎了解一些什么,但是他说话很注意拿捏尺度,楚洛明白,薛奎的话都是好话,这件事,楚洛也不只一次的想过,但是,已经下定的决心,必然不会因为薛奎的三言两语而改变。

“呵呵,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不过人活在世,有可为有可不为,灭门大仇,弑父之恨,我楚洛即便粉身碎骨也绝不会退缩,倒是晚辈的身份……。”

薛奎立马就知道了楚洛的担忧,当即面色严肃起来,对着楚洛一字一句的道:“洛儿,你大可以放心,老夫绝不是那种背信弃义之人,你的事,绝不会从老夫的口中传出去半个字,即便是我那两个弟弟,我也不会透露半个字。”

事已至此,楚洛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宰了薛奎,虽然楚洛并不能完全相信薛奎口中所言,可眼下,也只能期盼薛奎说的都是真心话了。

下一刻,两人之间又出现了片刻的宁静。

百息之后,楚洛瞥了一眼薛奎道:“前辈,你可曾知道,当初的云天阁一事,背后真正的主使是谁?”如此一问,其实楚洛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而且,很多事情到了现在,已经逐渐浮出了水面,当初一战乃是天都武院所号召的,那也就是说,天都武院就是整件事的操作者,但却未必是背后主谋,而背后的主谋,楚洛也猜了个大概,十有便是天魔教的魔尊了。

这样一问,与其说楚洛是想从薛奎口中了解什么,倒不如说是想借此来判断一下薛奎这个人,究竟是处于什么样立场上的。

薛奎听后,面色一变,脸色现出几许为难,而此时的楚洛,将薛奎的脸色变化完全看在眼中。

“这个……,老夫不好多说啊,只是……。”

“只是什么?”

“呵呵,也没什么,想要了解此事的真相,恐怕,也只能去天都武院寻找答案了,而且我想,洛儿你此来逍遥宫的目的,也应该就是为此吧。”

双下肢水肿的中医治疗太原白癜风专科医院小儿积食的食疗法

小孩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一盒多少钱
白带多白带黄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