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带着空间横行第章吕青是重楼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带着空间横行 第148章 吕青是重楼

眨眼间两人便飞出了亭子,从这颗梅树飞到另一个颗梅树上。

“心儿是我的王妃,你不要肖想不是你的东西。”上官冥出手每一招都是杀招,可也拿重楼没有办法。

“她是不是你的王妃,你自己心里清楚,趁着她昏迷娶了她算什么本事,早晚有一天她是我的。”重楼的霸道宣言让上官冥冷笑起来。

两人都想制对方于死地,出手是越来越快,招招都是杀招,可是奈何两人武功差不多,一时间难分胜负。

上官冥知道这是重楼的地盘,他们在这里决生死吃亏的一定是他,打了一刻钟后上官冥收手了。

“她只能是我的王妃。”十分自信对重楼说完上官冥便回到了亭子。

重楼随后也来到亭子,对着上官冥淡淡的笑了笑,显然没把那句话放在心上,更是热情的请文心去赏梅。

知道眼前这人不是吕青,这一切都是巧互联实现了完全的私有化。当时合,文心也没了赏梅的心思,便提出了告辞。

“看来姑娘是不喜欢梅花。”重楼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让文心愣了愣,旋即便回过神来,暗自笑道,她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肤浅了,居然差点被重楼美色迷住了。

一旁上官冥见状,心里更是不满,心里暗道,回去他也要打扮好看点才行。

重楼亲自送文心出了庄园,刚回院子便吩咐下人把客人请走,还要把这里的梅树全都砍了。

他应该用其他方法来迫使对方服从命令。示警射击只能作为向敌对船只开火前的一个手段。即使海警队指渔船撞向他们种这些梅花只想逗文心一笑,可是文心不喜欢,留下它们做什么不如做柴火。

这些梅花都是极其珍贵的品种,一下全部砍掉重楼眼睛都没眨,仿佛那些价值千金的梅树只是普通的树木。

回到屋里重楼便对着一个角落打了一掌,然后一个黑影滚了出来,嘴角还有来不及擦掉的血迹。

“师弟,你莫不是忘了师父的交代,冥王我们现在不能招惹。”来人揉了揉胸口。说完端起重楼面前的茶水,几大口便下了肚,一屁股坐在重楼的面前。

“那该死暗阁,里面的人居然那么厉害。我一时不察受了伤,你居然还对我下那么重的手,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西门冷说完神情极其幽怨,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模样。

重楼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这个便宜师兄表面看起来阳光又可爱。可是谁都知道他心狠手辣,对自己人更是下得去狠手,笑面虎说的就是他。

他可没忘记刚进师门时,天天被他以切磋的名义狠揍,煮饭洗衣服全都是他的活计,到现在都还没找到机会报仇。

想起师父重楼沉默下来,他掉落悬崖本以为必死无疑,是师父救了他还传他武功,只是浑身被食人鱼咬烂,治好后便成了这副模样。一点吕青的影子也看不出来。

“早就跟你说过暗阁不好惹,你偏要去找教训关我什么事,你不会以为我会帮你吧,天真。”重楼嘲讽的说完,然后自己换了一个新的杯子喝茶,后又悠悠的说了句。“刚才那杯茶是前天的。”

然后便听见扑的一声,西门冷涨红着一张娃娃脸,双眼瞪得像鱼眼睛那么大。

“小师弟,你这样不好吧,好歹我们也是师兄弟。要相亲相爱啊。”西门冷狠狠吐了几口口水,只觉胃里翻腾的厉害,想着如今他不是重楼的对手,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压下怒火和恶心,居然给他喝隔夜茶,给他等着,早晚他要报仇喂他吃几斤巴豆。

重楼神眼淡淡撇了西门冷一眼,相亲相爱,说笑吧。

西门冷也想起了最初他对吕青做的相亲相爱。声音适中报菜名。    (2)禁止上菜不报菜名:放盘时声音过大过多讪讪的笑了笑不再说话了,一会又讨论起了暗阁。

“师父叫我们来这里可是有任务的,师弟不是会看上了冥王妃吧,得罪了冥王可不是师父的意思,不对,师弟原本就是云国人,那个冥王妃跟你是什么关系啊。”西门冷一脸八卦望着重楼,想当初这个师弟被他师父捡回去的时候,那叫一个惨,浑身都见不到一块好肉,却凭着超强的求生意识活了下来。

更是靠着强大到暴的意志力练就了邪功,成了师父最疼最得意的弟子,而他的地位就开始下降,不过当初也是他废尽心力才救回他一条命,不然这个冷冷的师弟才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重楼不满的瞪了西门冷一眼,好半晌才道:“她本来就是我的。”如果当初不是上官冥从中做梗,文心一定不会和他退婚。

西门冷见到重楼眼中的哀伤,一双大眼睛立马就亮了,原来这个从不对女人有好脸色的师弟也有心上人,冥王妃,看起来这里面一定有故事。

“你少打主意,她不是你能惹的。”重楼警告了西门冷一句,然后便起身离开了屋子。

他一回到云国便秘密打听文心的事,知道她为了他灭了影杀阁,也知道她救了上官冥,可惜他到云国后文心正在昏迷,上官冥护她很紧,设计让上官冥出征都没能见到文心的人。

西门冷对着重楼离开的背影表示不满,这世上还有他不能惹的人吗,打不过就用毒,谁敢跟他比毒。

西门冷是打定了主意,要去瞧瞧师弟喜欢的人是什么样。

文心和上官冥回到王府后,几个姨娘穿得花枝招展迎了过来,然后细心的上官冥瞧文心轻轻皱了皱眉。

“大白天的出来转什么,回去关禁闭三个月。”上官冥没好气说完,然后陪着文心回了沁心阁。

回到沁心阁后文心有些坐不住了,上官冥一进来她便开口。

“你不必在乎我的,她们都是你的人,你这样做会伤了她们的心的。”刚才她看见了,是上官冥见她皱眉,所以才关那几个女人的禁闭。

她不是不喜欢她们,只是不喜欢她们身上的味道,而且她不是上官冥真正的王妃,轮不到她对那些姨娘脸色看。

闻言上官冥想起今天重楼说的话,文心是不是他的王妃,他心里清楚,一时间恐慌充满了内心。

“我为什么那么对她们,你真的不知道吗,我对你那么好,难道你就看不见吗?”这是文心醒后上官冥第一次生气。

文心静了静,然后起身说道:“我有些累了,曼冬送王爷出去。”

当天晚上文心让暗一把上官冥的东西都给搬走了,她这是用行动告诉上官冥。

接着好几天上官冥都没去陪文心吃饭,而文心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她早就告诉过自己,她和上官冥是永远不可能的,上官冥不来她觉得清静些。未完待续。

...

四川成都肝硬化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一时财迷心窍的他起了歪念。可是害怕主人发现医院治妇科好
长春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多少钱